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回忆往事的博客

平安是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  

2014-03-14 05:26:36|  分类: 有趣图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蕙质兰心《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》

 

 一些 很难找到的 老照片

 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纺麻绳。将麻拴在小小的纺锤上,转动。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  这三个孩子玩儿东西叫“嘎拉哈”,就是动物骨头的关节部位,如果是羊的,学名叫“羊拐”。那个时候,羊嘎拉哈是孩子们的宝贝,猪的差些。那时姐姐们也是坐在土炕上,也铺着炕席,四壁上贴着报纸。窗户是上下两截的,开时把上截抬起,挂在棚上的小钩上。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这是一个极其热闹的场面。冬天的时候,特别是腊月里,家家包冻饺子,一般是在晚上,会找来许多人帮忙,那时我们小孩子一般干的活就是给大家送饺子皮,或者往簾子上摆饺子,摆满后,有人端到外面冻上。那是一个很火热的时刻,有擀皮儿的,有揉面的,更多的人是包饺子,同时唠着一些闲嗑儿。不过这个图中似乎是包冻豆包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
  那东西叫“悠车子”,类似于摇篮。吊在房梁上,小孩子睡在里面,便可推着悠动。我小时候也睡过悠车子,那时我家有一个,在我的记忆中曾悠过无数个小孩,甚至能清晰的记住在里面睡觉时的感觉。而且现在这东西基本上绝迹了,很难再看到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我小时,常常也是一家人坐在炕上搓苞米,金黄的苞为棒子散落在炕上,大人拿着那东西叫“苞米穿子”,它可以在苞米棒子上穿出几道沟来,然后别人就可以用苞米瓤子(搓下粒儿后剩下的芯)搓了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 这是蒸豆包,豆包是我们这里冬天农村常见的食品,黏黏的黄米做皮儿,里面是豆馅,蒸熟,冻硬。那时我们常常嘴里啃着冻豆包冻黏糕,在大道上玩儿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 这个情景常常入我思乡的梦中。冬天的早晨,鸡们栖在窗台上,而玻璃上结着霜花,房檐上是成串的冰溜子。一叹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 童年。鸭群。柴门。花朵。还有那些人。魂魄夜夜归来,无处可栖。
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
 那个时候,童年的我们是多么快乐,两根冰棍,就可以满足得笑容甜甜。依稀看到童年的我,在那里微笑,远如隔世,永远无法归去。


 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

 

  一只母鸡在炕上的草筐里,孵蛋。如果遇上下雨打雷的时候,会在母鸡卧着的筐上插一把剪刀。而更多的时候,是人工孵蛋,就像图中般,用厚被子把蛋盖在热炕头上。这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活儿。
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


  晒红辣椒。那一片火红,永远点燃着我心底无边的怀念与眷念。是的,我眷眷恋着的,就是那一方黑土地上的村庄,就是那个贫穷的年月。如果可以重来,我愿永远停留在那个纯纯如月的美丽时光里。



一些 很难找到的 老照片 - 蕙质兰心 - 蕙质兰心

 

文/网摘/编辑/兰心/边框/天使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